永州发布
新闻网微博
新闻网微信
新闻网手机版
首页 > 理论 > 理论学习 > 田鹏颖:标注人类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
田鹏颖:标注人类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
0
[来源:《思想教育研究》]   [作者:田鹏颖]   [编辑:王本峰]   时间:2018-08-31 15:31:54

标注人类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

——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

田鹏颖

  在迄今为止的人类命运交响中,总有一些旋律在峰回路转中穿越历史时空,而余音袅袅,绵延不绝。总有一些经典在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中历经博弈与反思,而一脉相承,永不褪色。马克思恩格斯170年前发表的《共产党宣言》的永恒魅力就是一个明证。

  170年后的今天,最让我们敬畏和叹服的是,马克思在资本主义蓬勃发展、势不可挡的历史时刻,郑重宣告了“现代资产阶级所有制必然灭亡”;在工人阶级饥寒交迫,资产阶级造就了“自身的掘墓人”的历史时刻,理论表达了构建“自由人的联合体”的崇高理想;在世界“政治形势已经完全改变”,有人质疑“一般原理”的历史时刻,温馨提示人们“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说,这正是《共产党宣言》给予21世纪的我们最深的教育、最大的启示、最高的智慧,其充分表明,“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

  一、马克思在资本主义蓬勃发展的历史时刻,宣告“现代资产阶级所有制必然灭亡”,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展现了人类认识之真

  在人类思想史上,就科学性、真理性、影响力、传播面而言,没有一种思想理论能达到马克思主义的高度,也没有一种学说能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世界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更没有一部经典能像《共产党宣言》那样横空出世,荡气回肠,改变世界。《共产党宣言》的故乡在欧洲,但理论视野却是全世界;《共产党宣言》立足于资本主义社会,但未来眼光却是实现共产主义;《共产党宣言》诞生于170年前,但21世纪的人们却仍处于她所指向的历史时代。正是在《共产党宣言》中,年轻的马克思恩格斯用散文诗一般的话语表达了醒世恒言。

  伴随着开启于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及其胜利的凯歌,资本主义世界的生产力空前解放。“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18世纪60年代,英国纺纱机和蒸汽机的轰鸣,助推了法、美、德等国家工业革命的合唱。19世纪大工业的浪潮更使资本主义发展进入新时期。人类理性的光辉照耀着欧洲的每一个角落,人类积淀了多个世纪的智慧像火山一样喷发,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仿佛法术一般被唤醒,物质财富不断涌流,人口规模持续扩大,人均寿命普遍增长。资产阶级开始“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资本主义不断创造革新需求,推进科学技术与社会进步的高度互动,并怀着“知识就是力量”的伟大自信,欲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推向全球。马克思都感叹:“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终于,封建主义的“手推磨”成为了历史陈迹,资本主义“蒸汽磨”成为了那个时代的世界历史新方位。

  耐人寻味的是,如果以常识的方式把握世界,人们似乎应当作出资本主义前程似锦的历史判断。可是,马克思却以哲学的方式把握世界,作出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无情宣判,尖锐指出“资本主义的丧钟就要敲响了”。马克思何以能在资本主义高歌猛进的时期断言其必然灭亡?何以能拨开自由资本主义迅速发展的重重迷雾,而高瞻远瞩地指明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方向?其根本原因就在于马克思以唯物史观这一伟大“批判的武器”,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

  在1883年德文版序言和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恩格斯两次论证《共产党宣言》的核心思想,即“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正是运用这一认识人类社会的重要方法论,马克思发现了资本主义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资本家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发现了资本家对社会财富的攫取与广大劳动群众绝对贫困的强烈反差,发现了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部克服这些矛盾的历史答案,并经过“人体解剖”,创造性地揭示了包含“猴体”在内的人类社会形态演进的基本趋势,“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在马克思的视野中,资本主义繁荣发展背后的必然逻辑是潜藏于其中作茧自缚的资本逻辑。因此“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这成了《共产党宣言》的第一原理,《共产党宣言》成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出生证。

  回望历史,《共产党宣言》见证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运动、制度的历史演进,见证了科学社会主义从挫折到复兴,从低谷到生机勃勃,见证了从中国共产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这一科学社会主义发展史上“最壮丽的日出”,也见证了如今资本主义世界危机不断、乱象丛生和新自由主义的破产。

  在距欧洲海天之遥的世界东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开辟了《共产党宣言》所揭示的伟大真理的新境界,展现了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时代风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证明,尽管“时代在变化,社会在发展,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仍然是科学真理。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

  这就历史唯物地解释了,尽管诞生170年前的马克思主义不断遭到一些人的质疑、诋毁、反对,但为什么马克思位居“千年思想家”之榜首;为什么美国学者海尔布隆纳坦言:“要探索人类社会发展前景,必须向马克思求教”;为什么英国学者伊格尔顿反复论证“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为什么邓小平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这是因为,马克思以其对“历来为繁芜丛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深刻揭示,充分展现了人类认识之真。

  二、马克思在工人阶级饥寒交迫的历史时刻,表达构建“自由人的联合体”的崇高理想,描绘世界未来美好愿景,展现人类伦理之善

  马克思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持续了300年的英国圈地运动,为工业革命提供了“自由”的劳动力和广阔的工业品市场,从此把资本家的幸福建立在了对广大劳动群众的残酷压迫之上。

  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这一著作中,对工人阶级的生产和生活状况进行了理性研究和深情控诉。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每个劳动者都是机器的附属物,工人生活条件恶劣,疾病肆虐,衣不蔽体,健康恶化,精神萎靡,道德堕落。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私有制下人的本质的异化,将工人阶级状况的分析上升到了哲学层面:“劳动对工人来说是外在的东西,也就是说,不属于他的本质;因此,他在自己的劳动中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不是自由地发挥自己的体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体受折磨、精神遭摧残”。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8年《共产党宣言》中,充分论证了“奴隶般生存”的劳动者是不自由的,而奴役劳动者的剥夺者也是不自由的,“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赖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的脚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

  耐人寻味的是,在工人阶级饥寒交迫和资本家“生产它自身的掘墓人”的历史时刻,如果以常识的方式把握世界,人们似乎应当“瞻念前途,不寒而栗”。可是,马克思却用哲学的方式把握世界,深刻表达了构建“自由人的联合体”的终极关怀:“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在马克思视野中,未来共产主义社会“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从而人真正实现了对自身本质的占有,劳动成为人的第一需要,成为人的本质力量的确证,人成为自己历史的真正主人。这幅令世人憧憬与渴望的美丽盛境,创造性地展现了马克思主义的伦理主题。

  马克思认为,作为人类至善——“自由人的联合体”,是对阶级、国家、民族、种族、性别的历史超越,流淌着马克思毕生的伦理追求。如果说马克思创立唯物史观时,发现了劳动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创立剩余价值学说时,发现了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那么把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统一起来,使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科学的马克思,则试图让“思想的闪电击中人民的园地”,致力于把人们从自然压迫、政治压迫、阶级压迫、宗教压迫、种族压迫、性别压迫以及各种外在压迫转化成的内在精神压迫下解放出来,使不同社会、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不同性别、不同地区的人类具有大体相同的历史命运。《共产党宣言》正是追求全人类的根本利益、整体利益、长远利益,并以此为根本价值尺度,从而始终占据了人类文明发展的道义高地。

  自《共产党宣言》问世,经由20世纪的历史演绎,人类进入了21世纪。尽管世界上战争、博弈、对峙不断,但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潮流却不可遏制,人类对共同命运的期待、渴望、探索的“思想图谱”一直成为广袤宇宙中这个“小小寰球”的精神图腾。尽管人类文明诞生之初被高山和大海所分割,因而不同文明产生于不同的时间空间,遵循不同的发展轨迹,承担不同的历史命运,但随着人类进入现代社会,日益加深的全球化和日益紧密的文明交往,却开启了21世纪人类文明交流互鉴的新纪元。

  在距欧洲海天之遥的世界东方,习近平提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21世纪“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这一问题的解决提供了“中国方案”。无论从人类终极关怀的崇高理想,还是从实现这一崇高理想的基本条件考察,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与马克思“自由人的联合体”两者之间都不仅存在着遥远的时间距离,而且世界形势、现实条件、逻辑标准等也各不相同,但从人类社会演进的一般规律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启示于“自由人的联合体”,“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构趋向于“自由人的联合体”,“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展有待于昭示“自由人的联合体”。习近平“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构想,使170年前《共产党宣言》“自由人的联合体”的理论得到了新时代的新诠释,最大限度地“压缩”了马克思“自由人的联合体”理论与21世纪全球治理体系变革的时空距离,实现了唯物史观与现代世界历史发展的创造性结合,是人类克服现代性悖论,实现人类自我解放事业的高度理论自觉。

  这就历史唯物地解释了为什么习近平认为“中国共产党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政党,也是为人类进步事业而奋斗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始终把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作为自己的使命。”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国家和人民对习近平“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表示了理解和支持。这是因为作为中国共产党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马克思主义始终占据了人类道义制高点,充分展现了人类伦理之善。

  三、马克思在“政治形势已经完全改变”,人们对“一般原理”产生质疑的历史时刻,提示人们“一般原理”应用“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展现了人类方法之美

  在《共产党宣言》发表25年之际,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经历了长期低潮的考验。1848年欧洲革命和六月起义失败,1852年发生科伦共产党人惨案,共产主义者同盟解散,1871年巴黎公社起义失败等,使科学社会主义遭到质疑。许多人认为,由于“最近25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此《共产党宣言》中阐释的“一般原理”已经过时。马克思正视现实:“由于最近25年来大工业有了巨大发展而工人阶级的政党组织也跟着发展起来,由于首先有了二月革命的实际经验而后来尤其是有了无产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达两个月之久的巴黎公社的实际经验,所以这个纲领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过时了”。“同样也很明显,关于共产党人对待各种反对党派的态度的论述虽然在原则上今天还是正确的,但是就其实际运用来说今天毕竟已经过时,因为政治形势已经完全改变”。

  耐人寻味的是,如果以常识的方式把握世界,面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一波三折,面对一些党派和论敌的责难或诋毁,作为《共产党宣言》的作者,马克思应当反唇相击,据理力争。可是,马克思却用哲学的方式把握世界,在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透过云谲波诡的世界,马克思站在世界历史之巅,坚定指出《共产党宣言》所阐述的一般原理至今仍然是正确的,关键在于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必须“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第一次在学理上明晰了“一般原理”具体化的大逻辑,饱含了马克思主义永葆生机活力的秘密,蕴藏了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真谛,为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开辟了广袤的实践发展空间,展现了浩瀚的理论创新舞台。

  恩格斯指出:“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现成的教条,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共产党宣言》的根本宗旨在于为全世界劳动者提供“精神武器”,凝聚广大劳动群众,推动人类追求解放和自由的伟大事业。这就必然召唤我们寻求历史与现实相贯通、民族与世界相联系、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进而引导人们正确处理普遍与特殊、必然与偶然、实然与应然、思维与存在的矛盾,开辟属于自己的“正像它使农村从属于城市一样,它使未开化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使东方从属于西方”的现代化道路。

  在距欧洲海天之遥的世界东方,中国共产党作出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领导人民开创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使社会主义从传统单一发展模式转向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实现形式。正是“一般原理”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这一科学方法论,引领中国共产党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于低潮时成功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西方人鼓噪“历史终结论”时创造了人类社会实现现代化的新模式。习近平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是根植于中国大地、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的科学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不是理论本身,而是理论超越和理论创新的逻辑,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逻辑也不是历史事实本身,而是传统和现代、继承和发展、野蛮和文明、昏睡和觉醒、落后和进步、光明和黑暗的长期碰撞与博弈,是“一般原理”与中国实际的双向互动。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逻辑和历史逻辑,同170年前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1872年序言中的“告诫”和“教诲”,在话语体系上何其相似,在思想方法上如出一辙。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进入了新时代,这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的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这就历史唯物地解释了为什么“当代中国的伟大社会变革,不是简单延续我国历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简单套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设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也不是国外现代化发展的翻版。”为什么中国道路——一条在挑战中不断淬火的道路,在40年前改革开放大幕初启之时,世人就从未停止过对它的反复打量,而如今那些曾以悲观性视角遥望东方、以偏见式质疑和唱衰中国的西方人,不得不以一种“新的姿态和笔触”审视中国。这是因为170年前,马克思就极其智慧地把探索现代化奥秘的钥匙交给了我们,并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得到了创造性运用,充分展现了人类方法之美。

  由是观之,马克思《共产党宣言》因为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为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指明了方向,因而让我们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不动摇;因为坚持实现人民解放、维护人民利益的根本立场,以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和全人类解放为己任,因而让我们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和未来人类理想社会充满憧憬与渴望;因为把“伟大的认识工具”交给了我们,因而让我们成功探索了符合我国国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并为人类解决世界难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一切充分证明,《共产党宣言》仍然占据着人类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

  来源:《思想教育研究》2018年第4期


相关新闻关键词:田鹏颖,人类真理,道义,制高点

最新更新

永网论坛

视频新闻

永网专题